汉语里尔克 汉语里尔克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2018年01月20日 11:07:15
Übertragung und Forschung über Rainer Maria Rilke
德语诗人里尔克的汉译与研究
赖讷·马利亚·里尔克
□ 里尔克作品
□ 里尔克研究
□ 我译里尔克
□ 何家炜专译
□ 里尔克资源
□ 检讨里尔克
□ 友情链接区

检    索
电子邮件 网主信箱
F 首  页 F 何家炜专译 F 何家炜译《里尔克法文诗》 F 果园

果  园

Vergers


何家炜


(上传时间:2008-11-28 10:55:01)



天使们回忆着,今夜  
我的心使它们歌唱……
一个声音,似是我的,
为深深沉寂所诱惑,  

升起,终于决定
一去不复回;
温柔而无畏,        
它将会融于何物?




夜晚的灯,我宁静的知己,  
我的心并未被你掀开帷幕;  
(也许我们会迷失于此;)但它南边的
斜坡已被温柔地照亮。                

依然是你,噢,学子的台灯,    
想要阅读者时不时地               
停下,从他的旧书上移开,
凝视着你,这般的讶异。         

(而你的单纯取代了一位天使。)




不要惊慌,如果蓦地,
天使选定了你的餐桌;    
轻轻抚平你的面包下边
桌布弄出的几道褶痕。

你会将那点粗粮奉献,    
以便轮到它来品尝,
于是它向着纯洁的嘴唇
举起一盏简单而寻常的酒杯。


四 

多少离奇的知心话,     
我们已向花朵吐露,
以便这精微的天平
告知我们热情的重量。

所有的星辰都困惑不解,
因我们的忧伤融入其间。
而从最强者到最弱者,
哪个也无法再忍受

我们变幻不定的情绪,
我们的反抗,我们的呐喊——,
除了这张不知疲倦的桌子
还有这张床(失去知觉的桌子)。


五 

发生的一切有如
我们一度责备苹果,
因了它可口。
但依然有别的危险。

或随它留在树上,
或用大理石来雕刻,
而最后一种是最糟的:
诅咒它为蜡制品。




没有谁知道,它拒绝了多少,
这无形者统治着我们,
当我们的生命屈从于冥冥中的
诡计,于无形无影之中。

慢慢地,随着种种诱惑
我们的中心也迁移,
以便心灵依从它的圈套:
它,最终成了逝者的大主宰。



手掌
致阿尔贝·维利耶夫妇

手掌,凌乱而温馨的床,
这里沉睡的星星
留下了褶痕,
当它们升向天空。

这张床可曾是        
星星休憩时的样子,
明亮且耀眼,
在星际友人中间
带着它们永恒的冲动?

噢,我的两手宛如两张床, 
被遗弃了,冰凉,    
轻盈,只因没有了
青铜般星辰的重量。


八 

我们的倒数第二个词
许是一个充满苦难的词,
但在本源意识面前,
最终那个词将是美好。

因为我们必将归结        
为某一愿望付出的所有努力,  
而没有哪种苦涩的滋味      
懂得将它们一一包容。


九 

若我们歌唱一位神,
神就以它的沉寂回应,
我们没有一个在前行,
只是走向一位默然的神。

这种微妙的交易
使我们颤抖,                     
成为一位天使的遗产,       
只是我们无法拥有。


十 

半人马有它的道理,     
它跳跃着穿过四季,
这是一个鸿蒙初始的世界,
于是补足了浑身的力气。

只有两性体才能
在它的居所里完整。
我们四处寻找着
那些半神失去的另一半。


十一
丰饶角

噢,美丽的兽角,自何处
眷顾我们的等待?
你不过是苦杯里的
一道斜坡,倾泻吧!

花朵,花朵,花朵,
坠落时做成一张床,
盛满跳跃的球体,
看多少果实已结成!

而这一切无休止地
冲将过来攻击我们,
为了惩罚我们业已盛满
却不知足的心。

噢,过于辽阔的角,
你奉献着怎样的神迹!
噢,狩猎的号角,
以天空的气息吹响万物。


十二 

如同一盏威尼斯的酒杯,
诞生时就懂得这灰色
和那模糊的光亮
会使人着迷。

就这样,你温柔的双手
事先已梦想成为
我们太充实的时辰里
悠长的平衡。


十三
象牙断片

温存的牧人,演完了他的
角色,温情地存活下来,
他的肩膀上
搭着一块母羊皮。
温存的牧人,手持
暗黄的象牙片,
得以从牧人游戏中逃生。
你消失的羊群
像你一样延续着
在悠长的忧郁里
你凝视的神情
无尽地概括了
这辛劳牧场的一次暂息。


十四
夏日的过路女子

你可看见小路上慢悠悠走来那位快乐的
人人都渴慕的散步女子?
转身上大路时她当会受到
昔日英俊的先生们的致意。

遮阳伞下,带着某种被动的感激,
她狠心做出温柔的抉择:
一转眼消失在过于耀眼的光线里,
她带回那被照亮的身影。


十五 

在女友的呼吸中
整个夜都在翻涌,
一个短促的抚摸
飘过茫然的天空。

就仿佛宇宙中
一股本原的力
重新成为所有
失落的爱的母亲。


十六 

小小的瓷天使,
若有人瞧不起你,
当这一年满了,我们
就为你饰以覆盆子。

给你戴上这顶红帽子,
这于我们纯属无聊,
但自此一切都跃动起来
除了你温馨的爵冠。

它慢慢干瘪,但它坚持着,
似乎有时还散发出香气;
冠以一个幽魂,
你小小的前额回忆着。


十七 

谁来完成爱的神殿?
每人都扛来一根柱子;
而临到最后大伙都震惊
因这位神,轮到它时

用它的箭摧毁了殿墙。
(如此我们便认得了它。)
而在这遗弃的墙上
生长出幽怨。


十八

匆匆的水,奔流的水——,健忘的水
漫不经心的大地畅饮着你,
在我的手心里迟疑了片刻,
    你可记得!

明亮而又疾速的爱情,冷漠,
几乎是流动着的分离, 
在你太多来临与太多离去之间
    颤动着些许时日。


十九
小爱神

(一)
噢,你是游戏的中心
我们赢时即是输了;
像查理曼那样名扬四方,
你是国王、皇帝和神,——

你也是那行乞的人
带着可怜的姿态,
而正是你纷繁的面目
使你强健有力。——

这样或许更好;
但是你,在我们身上(却更糟)
就如同绣花开司米披巾
中心的黑点。

(二)
噢,让我们竭力遮起它的脸庞
用一种令人恐慌的冒险行动,
必须将它往后推至岁月深处
来削弱它难以驯服的火。

它来时离我们这般近,将我们
与心爱的人分开,挪为己用;
这是一位野蛮的神,它想要我们感知 
沙漠里一群黑豹擦身而过。

进入我们,带着它长长的随从队列,
想要全然照亮我们的内心,——
它,犹如从一个陷阱里逃脱,
尚未碰到那些诱饵。

(三)
那儿,葡萄架下,枝叶丛中
遇见它使我们猜疑:
它野孩子般的粗朴额头,
还有它古老而残缺的嘴……

它面前的葡萄串变得沉重
仿佛因重荷而疲惫,
短短的片刻我们掠过恐怖
这个骗人的快乐之夏。

而它生蛮的微笑,如同
将它骄傲的头饰注入了所有果实;
它认清了周遭的诡计
正轻轻将它摇晃,催它入眠。

(四)
并非公正使天平保持精确的平衡,
是你,噢,众望所归的神,
你称量我们的过错,
将两颗被你伤害、碾碎的心
做成一颗巨大的心,比大自然更大
还想要

扩大……你,冷漠又傲慢,
羞辱了嘴却颂扬了文字
朝着一片无知的天空……
你一边增添生命一边毁坏
直到最后的分离他们只是一些碎片。


二十

愿神因我们得欢喜,
因我们卓绝的瞬间,
在一阵凶恶的浪涛
将我们倾覆并推到末路之前。 

片刻的和解也曾有过:
它,幸存并执著着,
而我们,悲伤的心
讶异于它的努力。


二十一 

在纷繁的邂逅中
倾尽我们所有成其一份,
为了秩序得以显现
在巧合的意图之间。

周遭的一切都要我们倾听——,
就让我们倾听到尽头;
因为果园和道路
永远与我们同在!


二十二 

天使们,它们变得多谨慎!
我的那位天使仿佛在质问我。
让我至少给它镀上
里摩日的彩釉。

让我的红色、绿色、蓝色
喜悦它的圆眼睛。
若它发觉这些属于尘世,好极了
对于一个前定的天堂。


二十三 

教皇进入斋戒的高峰,
丝毫不减其威严,
按照神圣的对位法则
他必招来魔鬼。

对这种游移不定的平衡
也许我们考虑得太少;
台伯河里就有逆流,
所有游戏都企图反游戏。

我想起罗丹,
有一天他雄赳赳地对我说
(我们在夏尔特尔,正上火车):
太纯洁了,大教堂
会煽起一场蔑视的风。


二十四

我们必得屈从于
所有终极的力量;
鲁莽总是我们的问题
尽管带来无尽的懊悔。

而后,经常如此
我们所冒犯的全然改变:
平静变成飓风,
深渊则成为某位天使的铸模。

无需担心回程。
管风琴应当嗡鸣,
使得音乐充溢
所有爱的音符。


二十五

我们全然忘却了
那些对抗的神和它们的顶礼,
我们妒羡那些虔诚的灵魂
他们天真的举止。

这与取悦无关,
也无关乎皈依,
只要我们懂得遵从
那些附加的训令。


二十六
喷泉

我只要一种训导,就是你的训导,
喷泉,你跌回自身,——
你是冒险的水,担当着
从天国到尘世生活的回归。

除了你的潺潺细语
谁也不能成为我的榜样;
噢,你是神庙轻盈的柱子
自我塌陷源于你的本性。

你坠落时,每一串水珠
抑扬顿挫完成它的舞蹈。
我感觉多像个学生,拙于模仿
你无穷无尽的细微色调!

而比起你向着自身吟唱的歌,镇服我的
更是这片刻晕眩中的寂静,
当夜色降临,穿过你液体的激越,
你自身的回归一口气收起。


二十七

听从你的主张有时多么温存;
老兄,噢,我的肉身,
那是多么温存,像你的力气一样
强健有力,
感觉你是树叶、树干、树皮
并一切你可能成为的东西,
你,如此接近精神。

你,这般坦诚,这般统一,
在你不言而喻的欢乐里
成为这棵姿势之树
刹那间减慢了
天国的步伐
好在那里安置它的生命。


二十八
女神

空荡荡酣睡的正午
多少次她飘忽而过,
没有在露台上留下
哪怕一丝形体的迹象。

而若大自然感觉到她的存在,
那无形者的习惯
就会回应一道强烈的光
照向她柔美的清晰轮廓。


二十九
果园

(一)
如果我曾冒昧地写你,
借用的语言,或许是为了使用
这个质朴的名字,这一直萦绕我的
唯一的帝国:果园。

可怜的诗人,必须作出选择
为了说出这名字蕴含的一切,
一层稍过汹涌的波涛来倾覆,
或更糟的:一道围墙来保护。

果园:噢,一把诗琴的特权
才能为你朴实地命名;
独一无二的名字吸引着蜜蜂,
名字呼吸着,等待着……

闪亮的名字蕴藏着远古的春天,
一切饱满而透明,
在它匀称的音节里
令一切倍增且变得丰饶。

(二)
向着怎样的太阳,牵动
这么多沉重的渴望?
由你们表述的这炽热,
何处是苍穹?

为了我们相互间取悦,
就该这般依偎吗?
让痴男怨女都轻轻松松
看大地翻动
因了多少对峙的力。

好好望着这果园:
它的负重无法避免;
然而以这同样的不自在
果园酿就了夏天的幸福。

(三)
大地从未像在你的枝叶间
这般真实,噢,金色的果园,
也从未像在草地上你的影子
弄出的花边里这般飘逸。

留给我们的,使我们负重的,
以及养活我们的,都在此相遇,
经过路面分明的林间小道
是无尽的温存。

但在你的中心,宁静的泉水,
好似入睡在她古老的圆中,
才刚说起这番比照,
这圆与她又这般相融。

(四)
藉着它们的恩典,又有何益处,
所有这些业已过时的神,
是否一个质朴的过往使它们
变得贤明而又稚气?

如同披戴着昆虫
采蜜时的嗡嗡声,
它们使果实渐成圆形;
(神圣的劳碌)。

因为没有谁会消亡,
尽管这般被遗弃;
那些不时来威胁我们的
是无所事事的神。

(五)
我是否还有回忆,是否怀有希望,
    当我望着你,我的果园?
你在我的周遭用餐,噢,丰足的羊群
    你使你的牧羊人沉思。

穿过你的枝叶让我凝视
    这就要降临的夜。
你已劳作;对于我这是星期天,——
    我的休息,赶在了我前面?

做个牧羊人,还有比这更正当的吗?
    是否有可能一些本是我的安宁
今天悄然进入了你的苹果?
    因为你全然明白我就要离去……

(六)
这果园,这整个果园,难道不曾是
你闪亮的衣裙,围绕着你的双肩?
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它柔软的细草
伏在你脚下是如此令你欣慰?

曾经多少次,并不招摇,
它倾力于变得广阔无涯;
曾经的果园以及逃逸的时辰
打你彷徨的存在身旁经过。

时而一本书陪伴着你……
而你的目光,常有巧合出没,
在阴影的镜中追逐着
一个渐渐相像的变幻游戏。

(七)
幸福的果园,一切都为了完美
它所有果实的无数计划,
而有谁明白它古老的本能
屈从瞬息的青春。

多么美丽的工作,秩序多么井然!
这般坚持在扭曲的枝条间,
而最终,迷惑于枝条的力,
蔓延在空气的宁静里。

你的危险以及我的,不正像兄弟一般,
噢,果园,噢,我的兄弟?
同一阵风,来自远方,
迫使我们变得温柔而又严峻。


三十 
祖先们所有的欢乐
经过我们心里累积成堆;
他们的心,迷醉于狩猎,
他们静静地休憩

在行将熄灭的篝火旁……
如果那些无聊的时刻
我们的生命被自己掏空,
因有他们,我们的内心依然充实。

多少女人想必已从我们心里
逃离,完好无损,
如同一部乏味的戏剧
正当幕间休息。

披戴着一种今天谁都不穿
也没人要的不幸,
她们显得强大
是凭藉着他人的血。

孩子们,孩子们!
所有这些被命数拒绝的,
只是在我们身上
使着存在下去的诡计。


三十一
室内肖像

并不是那些记忆
在我心里维系着你;
你也并不因一种美好愿望
的力量而属于我。

使你显现的,
是那热烈的迂回
被一种绵长的柔情
描画在我自身的血液里。

我并不需要
看见你出现;
来到世间就足以让我
失去你少一些。


三十二 

我怎么还能识得
什么是甜蜜的生活?
或许通过凝视
我掌心的图纹

满是线条和皱纹
我们在虚空里
紧握,维护着
这只一无所是的手。


三十三 

崇高是一次别离。
我们身上的一些东西没有
尾随我们,而是走自己的路
开始习惯起天国。

难道艺术的终极邂逅
不正是最温情的告别?
而音乐:我们回眸抛向自己的
这最后一瞥。


三十四

然而多少港口,在这些港口
多少扇门,或许正迎候着你。
从多少扇窗,
人们看见你的生活和辛劳。

多少未来伸展翅膀的谷粒
任凭暴风雨将它们吹送,
一个温存的节日
会看着它们的花期归属于你。

多少生命一直在相互呼应;
而一旦你自己的生命腾空而起
成其为这世界,
这般浩大的虚无得以永远妥协。


三十五

我们合上眼睛难道不够悲哀?
我们想要双眼一直睁着,
好在大限来临之前,看到
我们将要失去的一切。

我们的牙齿闪亮难道不够可怕?
我们本应当具有更审慎的魅力
以便亲如一家人
活在这太平岁月。

而最糟的难道不是我们紧攥双手,
坚硬又贪婪?
双手应当质朴和善良
去拾起馈赠!


三十六

既然一切都在流逝,就让我们
唱一首易逝的歌;
那满足我们渴念的旋律
将因我们而有理由存在。

歌唱那与爱情和艺术一起
离我们远去的;
让我们唱得比瞬息的别离
更快些。


三十七

时常地,我们的前方
灵魂之鸟在翱翔;
是一片更温存的天空
已使它保持平衡,

正当我们行走在
层层浓云下面。
满怀悲伤,让我们受益于
它热烈的敏捷。


三十八

天使的视线,树木的冠顶
或许是树根,畅饮着这天国;
而土壤里,一棵山毛榉深深的根须
仿佛寂静的群峰。

对它们而言,大地难道不是如此透明
面对一片充实如人体的天空?
这块热烈的土地上,死者的遗忘
在泉水旁哀叹。


三十九

噢,我的朋友,我所有的朋友,
哪个我都不离弃;甚至这位过路人
他来自不可思议的生命
仅仅曾是一道温存目光,开朗又彷徨。

多少次一个生命,不自觉地,
以其眼目和姿势
打断他人难以察觉的逃逸,
只是投以一个明朗的瞬间。

那些陌生人。我们每天都在
补足的命数,大部分与他们有关。
请看准了,噢,谨慎的陌生女人,
抬起目光,朝着我迷离的内心。


四十

一只天鹅行进在水面
全然被自己包围,
宛如一幅滑动的画;
于是某些瞬间
一个我们爱着的生命
成了整个移动的空间。

这个生命缓缓靠近,成双,
宛如这只游动的天鹅,
在我们动荡的灵魂之上……
而我们的灵魂,则给它添上
颤颤巍巍的影像,
幸福而又多疑。


四十一

噢,思念的是那些在匆匆而过的
时辰里没有爱够的地方, 
我真想从远处向它们奉还 
这遗忘的手势,这多余的行为! 

重拾我的脚步——这次独自一人—— 
慢慢重塑这趟旅程, 
在喷泉旁再多待一会儿, 
触摸这树枝,抚摸这坐凳……

登上清静的小教堂 
虽然所有人提及它总觉无谓; 
推开这墓园的铁栅栏门, 
跟如此沉默的人一起沉默。 

难道不正是时间促成了
这种虔诚而微妙的联系?
曾经多么强烈,因为大地是强大的; 
而又多么悲戚:因我们对它所知甚少。


四十二

今夜空气里某种东西在流逝
使我们侧首凝思;
我们想为囚犯祈祷
他们的生命已止步。
于是我们想起停滞的生命……

想起那不再走向死亡的生命
那里也没有未来;
我们必得徒劳地坚强
徒劳地悲伤。

所有的白天都踯躅在眼前,
所有的夜晚都坠入深渊,
亲密童年的意识
在那一点上抹去,

那是我们的心太苍老无从去想一个孩子。
并非全然因为生活充满敌意;
而是我们对生活撒了谎,
被困在命数不变的监牢。


四十三 

怎样的马在泉边饮水,
怎样的树叶飘零碰触着我们,
怎样空空的手,或怎样的嘴
想和我们说话却没有勇气——,

渐渐平息的生命多少同样的变数,
恹恹欲睡的痛苦多少同样的梦境:
噢,愿那心灵自在的人,
去寻觅创造物,安慰她。


四十四
春天

(一)
噢,元气的旋律
从所有这些树木组成的
的乐器里涌出——,
伴随着我们过于短促的
嗓音之歌。

只是在个别节拍上
我们才得以跟上
久已被你遗弃的
纷繁的面容,
噢,丰饶的大自然。

当我们必得缄默,
别的人将会继续……
可现在该做些什么
才能向你回报
我补足了的寥廓的心。

(二)
一切准备就绪并朝着
不言而喻的欢乐走去;
大地和其余的一切
很快就会让我们迷醉。

我们须得四处游走
为了全都看到,全都听到:
我们甚至必须抵抗
而有时必须说:够了!

如果还在春天里;
然而最佳的位置
是稍稍正面直视
这激动人心的游戏。

(三)
元气上升在毛细血管里
它突然间向老者表明
过于僵硬的岁月,他们将不大能攀缘
岁月在他们身上准备了别离。

他们的身体(完全被大自然
这般粗暴的冲击所冒犯,动脉里
她依然湍流着,难以忍受一个急躁的
命令,而大自然对此一无所知)

拒绝过于唐突的历险;
而当身体僵化着,显得多疑,
为了以它的方式继续存在,它将
这简单的游戏掷还给坚硬的大地。

(四)
是元气在追杀
老人和那些彷徨者,
当这异常的空气
突然飘浮在街头。

所有那些已无力
行走在空气里的人,
都被邀集来加入这场离异
要将他们掺入大地。

是甜蜜刺穿了他们
用它无比锋利的针尖,
而轻抚一下就推倒了
那些还在抵抗的人。

(五)
温柔而无法言喻,
甜蜜,如果它从未
使我们恐惧,
又有何益处?

它如此超越
一切暴力,
当它冲将过来,
谁也无法抵挡。

(六)
冬天,死神如谋杀者
步入一座座家屋;
它寻找着姐妹,父亲,
并为他们演奏小提琴。

然而当大地翻动
在春天的锄铲下,
死神奔跑到街头
且向行人致意。

(七)
从亚当的肋骨里
人们抽出了夏娃;
而当她的生命结束
她将到何处去死?

亚当可会是她的坟墓?
是否,当她疲乏了,
该在一个合拢的男人体内
为她安置一席之地?


四十五 

这道光线是否能够
还给我们一整个世界?
或者那新的阴影
颤动而温柔,
更能将我们与世界联结?
这阴影与我们如此相似
它旋转着,颤抖着
围绕一个奇异的支撑。
易碎的树叶,它们的影子,
在小路和草地上,
蓦然间熟悉的姿势
收留我们,将我们融入
那过于簇新的亮光。


四十六 

在白昼的金色里
路过两辆马车,装满了砖;
玫瑰色的声调在请愿
接着一个个放弃。

这变得柔和的声调
怎么就像意味着
一个关于生命的新阴谋
在我们与明天之间。


四十七 

冬天聚拢来的寂静
在空气里被一种
啾啾鸟鸣的寂静所代替;
每一个跑来的声音
都为这寂静加上一道轮廓,
来完美一幅图景。

而这一切只是来自
我们将要开始的心灵活动
的深处;这寂静充满
无法言喻的勇敢,
而心灵超越
它复杂的图画。


四十八 

在雾气的面具
与绿荫的面具之间,
这正是崇高的时辰,大自然
超乎寻常地将自己显露。

啊,美人!看她的肩膀
和那明净而勇敢的坦荡……
一会儿她就要在夏天编导的
丛林戏剧里重新担任角色。


四十九


傲慢的风折磨着旗帜
在天空蓝色的中性里,
直到使它变了颜色,
仿佛要在屋顶上将它扯向
别的国度。不偏倚的风,
全世界的风,风连通着,
是你唤起了同等价值的姿势,
噢,你诱发那些可互换的行为!
飘扬的旗帜显露它的整个盾徽,——
而它的褶纹里默示着多少普遍性!

然而多么骄傲的时辰
当风在某一刻宣告
这样的国度:委身于法兰西,
或骤然钟情于
绿色爱尔兰那些富有传奇色彩的竖琴。
显露整个图像,像一个玩纸牌的人
亮出他的王牌,
以它的姿势和它无名的微笑,
重新唤起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形象
这变幻着的女神。


五十


(一)
你不正是我们的几何学,
窗子,你简洁的外形
毫不费力地划出
我们浩大生命的界限?

我们所爱的女子从未这般美丽
当我们看见她出现
在你的边框;是你,噢,窗子,
你使她几近永恒。

所有无常都被取消。生命
伫立于爱情的中心,
藉着四周这小小的空间
我们是这空间的主人。

(二)
窗子,噢,你是等待的尺度,
多少次被充满,
当一个生命涌现
急于奔向另一个生命。

你隔离而又引诱着,
变幻如同大海——
蓦地,窗玻璃映照出我们的面容
与透过玻璃所见的一切融为一体;

一种被折衷的自由的
样本,因机缘的出现;
由此在我们中间等同了
屋外宏大的繁多。

(三)
垂直的盘子,为我们提供
追赶我们的口粮,
夜晚过于甜蜜
而白昼往往太苦涩。

无休止地用餐,
佐以一些蓝色——,
我们不该懒洋洋
用眼睛来进食。

多少道佳肴建议我们品尝
正当李子成熟之际;
噢,我的双眼,玫瑰的畅饮者,
你们会将月亮饮却!


五十一

蜡烛熄灭了,
房间复归于空间,
轻轻擦过火的幽怨
那是火焰丧失了地盘。

让我们来为它做个精美的
坟墓,就在我们的眼睑下,
让我们像一位母亲那样哭泣
这危难她太熟悉了。


五十二

这是悠久的风景,这是一口大钟,
这是夜晚如此纯粹的解脱——;
而这一切在我们心里准备着
一则消息的来临,或一张温存的面容……

于是我们生活在一种很奇怪的困境里
在远方的弓和太锋利的箭之间;
在混沌得不能看见天使的世界
和一个因经常出现而被妨碍的她之间。


五十三

我们排列并组合词语,
用如此多的方式,
但我们如何才能
与一朵玫瑰相称?

如果我们能容忍
这个游戏奇怪的意图,
那是因为,一位天使
时不时来打扰一下。


五十四

我在动物眼里看到
那平静的生命在延续,
不偏不倚的安宁
来自沉着的本性。

这匹兽懂得恐惧;
但它依然前行,
而在它丰盛的原野上
有一匹兽在吃草,
它并不垂涎别处。


五十五

对于我们卑微的物品
难道真的应有如此多的危险?
世界可会被搅乱,
如果它更确定一些?

倒置的小瓶子,
谁给了你这薄薄的瓶底?
摇晃着你漂浮的不幸,
空气心醉神迷。


五十六
睡女人

女人的面容,封闭在她的
睡意里,她好似品尝着
某种全然不同的
充斥于她全身的嘈杂。

从她熟睡的发声的身体
她汲取了享受
又成为一种浑然不觉的喃语
在沉寂的目光下。


五十七
母鹿

噢,母鹿:你的眼睛里布满了
多少远古森林的美丽内景;
多少坦率的自信
掺杂着多少恐惧。

这一切,得见于你跳跃时
灵敏的纤弱。
然而永不会有什么
临到你眉宇之间的无知
而这无知也非你所有。


五十八

让我们停一下,让我们交谈。
依然是我,今夜,停下脚步,
依然是您倾听着我。

不久,别人就会声称
他们是大道上的邻人
在这些我们蒙荫的美丽树下。


五十九

我所有的道别都已说完。自儿时起
多少次别离慢慢塑造了我。
但我又回来了,我将重新开始,
这坦然的回归解放了我的目光。

留待我的,就是充实这次回归,
还有我永不忏悔的欢乐,
只因爱过酷似于这些分离
而又迫使我们行动的事体。
1 相关文章:
  Vergers
  Der Apfelgarten
  Verger
  VI. N'était-il pas, ce verger, tout entier
  IIV. Heureux verger, tout tendu à parfaire
  果园

N  臧否文字:  请赐墨宝     K  您的名字  我判断您这首诗歌没看懂的依据
  K  李全  何家炜 探讨 果园第41首

“何家炜译《里尔克法文诗》”共5篇:本篇为第2篇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目录

汉语里尔克 ® 2002-2007  署名之外,汉语里尔克拥有版权,转载请来函
辽ICP备05015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