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里尔克 汉语里尔克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2018年01月18日 5:56:44
Übertragung und Forschung über Rainer Maria Rilke
德语诗人里尔克的汉译与研究
赖讷·马利亚·里尔克
□ 里尔克作品
□ 里尔克研究
□ 我译里尔克
□ 何家炜专译
□ 里尔克资源
□ 检讨里尔克
□ 友情链接区

检    索
电子邮件 网主信箱
F 首  页 F 何家炜专译 F 玫瑰集 F 馥郁的迷宫

馥郁的迷宫

里尔克《玫瑰集》译后小记


何家炜


(上传时间:2003-5-15 19:53:41)

    一位对玫瑰如此迷恋一生都在赞颂玫瑰最后又死于玫瑰的诗人,这已经成为莱内-玛利亚·里尔克的一个“玫瑰之谜”。据说他是在为一位少女采摘玫瑰时被玫瑰刺扎了的,并由此引发了白血病,也有说是他为自己采摘玫瑰的时候。还有说他在患病期间拒绝了一种至少可以止痛的治疗(麻醉药),说他就是要死于一朵玫瑰的死。如果这些言传是不确凿的,那么这样宿命的诗句他倒早已经写下:

        “哦我的上帝,赐予每个人他自己的死,
        这死亡生自每个人他自己的生命
        他从中得以经受苦难与爱情。”
            ——《贫穷与死亡之书》(转译自法文译本)

    《玫瑰集》和《果园》、《瓦莱四行体》、《窗》等几个法文诗集写于诗人晚年,确却的说,是在1922年完成《致奥尔甫斯十四行》和《杜依诺哀歌》之后。《果园》和《瓦莱四行体》于1926年出版,受到瓦雷里、纪德等人的好评。而另外的法文诗集都在诗人去世后发表。
    瑞士瓦莱州(Valais),里尔克于1921年7月在这一带的山谷中旅行。美丽的小城西艾尔(Sierre)和西翁(Sion)。到处是葡萄园。里尔克在给他的文学保护人、杜依诺城堡的主人玛丽·德·特恩-塔克席斯侯爵夫人的信里写道:“西班牙和普罗旺斯色彩奇异地混合在一起。”
    穆佐城堡(Muzot),距西艾尔小镇二十分钟路程。山坡。清泉。深邃的蓝天。乡村小教堂。里尔克住楼上,小卧室,窗,树林深处的小阳台。

    “啊,多想您也能看到!当您从山谷中走来,处处得见奇景。小花园里玫瑰已经在怒放,花园上头,古老的石头有灰色和紫色的调子,但被阳光照得金黄和褐色,又像是安达卢西亚的有些石墙。……”

    “但我们如何才能/做到与一朵玫瑰平等?”(《果园》第53首)里尔克歌唱的玫瑰也许从未这般真实,那是杰里科(Jerico)的玫瑰:神圣,纯洁,爱与美,激情,死亡。一些词在《玫瑰集》中处处可见:ardente(燃烧的,热烈的)/claire(明净的,明澈的)/heureuse(幸福的,幸运的)/abondante(丰富的,充裕的)/ultime(最后的,最终的)/complete(完整的,完全的)/……或可帮助理解。
    没有需要注释的地方。那喀索斯即Narcisse,迷恋水中自己的倒影而死,成为水仙。关于第12首和第22首,诗人在称呼玫瑰时用了“您”,有别于别的玫瑰,这可从这两首诗的内容得见。
    里尔克共写了四百余首法文诗,这真如他的一个法文诗集所言:《向法兰西交上温柔的税》。这无论从诗人初到巴黎,在罗丹身边做秘书,学会细致观察事物的方法,还是从塞尚的绘画感染沉静的艺术创造的毅力,或从法国诗歌的象征派传统中汲取音色和内力的营养,还是从瓦雷里的一些诗作特别是《海滨墓园》受到启发写出巨作《致奥尔甫斯十四行诗》,完成《哀歌》的最后几首,……这样的题献和这种对法语诗歌创作的钟情一点都不为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诗歌在诗人的晚年完成,无论心灵境界还是语言技巧都已到了顶峰时期,可惜译成中文的只有《果园》59首,还是从英译本(小阿普林A.Poulin,JR译)转译的。
    里尔克的法文诗一直没受到特别的重视。现在国外开始有些人在研究,普遍认为与他的德语诗有较大差异。比如,在语言上,诗人频繁使用无人称句,动词不定式,断句,单独的词等等。多选择简单的、日常的意象,以明澈中追求词语的原初含义,也就是在他同时期的书信中提到的Simplicité(简单,简朴,朴素)。他的法文诗少了许多“思”的成份,更注重纯粹的赞美和抒情的艺术性。有些诗就像油画一样,充满色彩的层次感,有些则听得到各种声响在交汇。
    有瑞士的研究者认为,里尔克的法文诗受到阿拉伯诗歌的影响。当然,里尔克读的肯定是译本,而且很可能是法文译本。从词源学上说,阿拉伯文的“诗”与希腊文的“诗”(与“创造”有关)和拉丁文的“诗”(与“虚构”有关)都不同,是相当与“认知”、“智慧”之类的意思。也许对法语语境中的阿拉伯诗歌的阅读,使里尔克从诗是“艰辛的创造性劳动”(来自罗丹的艺术理念)回到了“只是漫步于赞美的国度”(见《致奥尔甫斯十四行诗》第一部分第8首),从而创作了《果园》、《瓦莱四行体》、《玫瑰集》、《窗》等几个优美的法文诗集。这可以从他的百余首法文诗习作得见。
    我个人还发现,里尔克还受到日本俳句的影响,他还写过一首,haikai,即俳句。这与日本文学艺术在巴黎的时兴有关,例如日本绘画对后期印象派的影响等。还有值得一提的,很可能还有中国的古诗,如1924年到巴黎的梁宗岱,翻译过陶渊明和王维的许多诗,得到瓦雷里、罗曼·罗兰等人的高度评价:“原来从我们两个国度的古老土地上升起的芬芳是相同的”。而里尔克与瓦雷里交往甚密,不可能没有读过。他也是在1924年之后写了大部分的法文诗。
    总之,不管阿拉伯,日本,还是中国,东方诗歌的那种明净恬然的气质对里尔克法文诗创作的影响是无庸质疑的。

$ 写作时间、注释及其它:

文中诗句法语为:

O mon Dieu, donne à chacun sa propre mort,

donne à chacun la mort née de sa propre vie

où il connut l'amour et la misère.

德语为:

O Herr, gieb jedem seinen eignen Tod.

Das Sterben, das aus jenem Leben geht,

darin er Liebe hatte, Sinn und Not.

陈宁的译文是:

主阿,赐给每个人他自己的死亡。

这个死,来自他的生命,

有他的爱、思想和苦难。


N  臧否文字:  请赐墨宝     J  紫云灵荑  手抄完这个小集留给你的话和诗

“玫瑰集”共25篇:本篇为第99篇  上一篇  返回目录

汉语里尔克 ® 2002-2007  署名之外,汉语里尔克拥有版权,转载请来函
辽ICP备05015179号